地球还在转。

2017年,心情:多云

        既然没有带周记本回家,就在这里久违地叙一叙日常吧。
        三分钟热度俨然是自己从小就被贴上的标签,然而时至今日依旧乐此不疲地证明着这个标签的正确性。除却吃饭睡觉这类很常规而且不得不做的事和刷微博看动漫消遣时间寻乐子,坚持过最久的事就要数吹笛子。被母亲连哄带诱地买回了人生第一件乐器,不明不白地学了六年,坚持下去的理由也简单到不可理喻——如果现在放弃的话之前的辛苦就都白费了。仿佛陷入了一个无限循环,仿佛一对欢喜冤家纠纠缠缠,接管处的每一片铜锈里都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消一眼,那些委屈的情绪就会翻江倒海地涌上心头。可越是恨,就越是爱,重拾故笛,指法已不如当年流畅,气息也混着呲呲杂音,颤叠赠打吐滑剁花,顺口溜依旧信口拈来,只是那些技巧再也加阿不全了。即便如此,闲时仍心心念念地想奏上一曲——绿洲欢舞不流畅了,大漠却愈发凄凉;莺歌燕舞不婉转悦耳了,春意却更加盎然。或是偶尔点开了装满笛曲的文件夹,静品一首,似一杯幽茗在口,从前只盼着苦尽,如今才尝到甘来。
        若有一技之长,四海为家也无妨;若有两技在手,名满天下他城自可去留。奈何第二种人毕竟少数,上帝给你打开了门时你才发现屋里原来并没有窗。正是自己,正是自己的写作,虽是至亲至切的语言文字,却无法在笔下驾驭自如,格如网,纸如笼,囚禁着思维和脑洞,纵然经纶满腹,亦只字难下,何况只有空肚回响。从三年级开始的看图写话,到后来的散文记叙,再到现在的议论抒情,但提写作,便是人生一大煎熬,好在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文头顺利,后面的内容自水到渠成,不得不说勤看多练受益无穷。
        固然,没有对文字表达的渴望,自不会有所谓日记本一类的存在。对于过去的自己,生活里没有什么是需要用文字来纪念的,深刻的东西不需刻意也能铭记,需要丢弃的思想包袱也会在合适的时候悄然散去。跟着潮流开通了QQ空间,日志也只是用来转载没营养的文章图片;开了微博却迟迟没有开通博客,一百八十字亦足以畅叙幽情;也尝试过纸质日记本,是同学送的生日礼物,使用的原因仅仅在于有密码锁,纵使父母早就承诺过一定尊重我的隐私并且执行得很好,可是“秘密”的分量和内页在当时看来非常“青春”的插图嵌句,足以吸引一个身心都在悄悄变化着的小孩。密码还记得,只是压在箱底不便拿取,也就少了一份回顾取乐的闲心。印象最深的是一篇“写给明年的自己”的书信,可能依着现在的年龄看来,那点不成熟的小想法完全暴露在又大又“放肆”的字体后面。(后来自己的字就开始变小,现在只有在草稿纸上才能再次看到那么挥洒自如的字体,大概也是一种心结吧。)可是童稚里包裹的真诚,发自内心的祈愿流淌而成的文字,没有字斟句酌,没有刻意使用技巧修辞,不为了引人注目而堆砌华丽的词藻,更不担心人的嘲笑而故作矜持,那种自然的状态,或许此生都不会再次拥有了。纯真的年代,随着语言逻辑的日臻成熟,却永远地一去不返了。
        意思到没有写作兴趣之后,也就放弃了无谓的坚持,撤掉心灵的一把锁远比盯着它的“后益无穷”来得痛快与值得。再后来,因为网页设计得清新简洁开了这个博客,也有了记录的欲望和需求,脚步终于得以常驻。但是,总归自己了解自己,更新更好的地方终究会代替这里,落得清冷,落得萧索。无妨,恰如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注定会怀念,却不可能在那里停留一生一世。
        在某个久远又不太久远的未来,或许会回归一个叫做“手账本”的记录工具,加以拼贴装饰,满满一本生活,满满一本成就感。过去可是最厌恶做手抄报一类需要排版插画填字的作品呐,人就是如此善变。

评论

© Mr_焦虑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