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还在转。

一点心情

就是这样的下午。
遮光帘揽去多余的紫外线,从窗沿的缝隙里稀稀拉拉漏出,没有开空调,确切说是没有空调,只有电风扇嗡嗡地转着,把屋里的空气搅得冷一块热一块。纯棉被罩和肌肤相贴,一层细细密密的汗夹在中间,有点闷,像现在的心情。
难得给自己空下一天的闲暇,殊不知是半年低效率而漫无目的、只是随波逐流般的没日没夜的奋战换来的。回报同付出成正比,考场上的紧张惶恐注定了结果。
而这只是知道结果的前夜。
零点是神奇的分割线,把时间分成了昨天和今天,把心情分成了狂欢和失落,把一群相识相处相伴相思的人分到了天涯和海角。

枕边杂志堆了一摞,曾立下豪言曰两个月要看掉,至今一页未翻。
收藏夹里新番屯了一叠,曾泼出壮语云一个夏天要阅尽,只是集数每周都在变化,第一季第二季,“有生之年”期待着第三季第四季,主角的姓名也依旧没记牢。
还要捡起一年未动的笛子,啃完一部七页谱子的交响巨著;要练一手好字,至少在笔记本上装成一副好学生应有的样子;要坚持跑步,没有练出一身肌肉也要甩掉肚子上的肥肉……
时间还是在借回来的高中课本和手机游戏中溜走了。

惧怕明天的到来,那是初中最后的死刑。似乎每次都是如此,出成绩前总有几天焦虑到寝食不安,最后却依然能拿到一个看得过去的分数。总有那么几件担心已久的事,白天盘踞在脑海,夜里还要来你的梦里绕圈圈,而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和时间的步伐一样快。

果然这样躺在被子里会着凉啊……

心绪飘忽不定,一点动静便带跑了全部的注意力。
总想写些什么,或是呐喊对未来的迷茫,或是祭奠一下三年的时光,讲一讲藏在每条脑回里的悲喜,还有昨天看的那部落泪三次的电影。
无言。
昨天整理书箱,扔掉一些东西,也扔掉一些记忆——在两元店和姥姥买的小狗挂件,姥爷用冰糕棍做成的拉线陀螺,明明只在南京火车站下车感受了一下“南方的夏天”然后匆匆逃回车厢却不知道从哪来的两块雨花石,被我当成凳子坐再拿起来发现因为变得不平衡所以不能抖的废的空竹,小时候跟妈妈从报纸传单上剪下来各种插图贴在一个小本子里(最早的手帐?),死缠烂打让老爸给买的华容道每次玩都是直接把曹操扣出来放在出口的位置……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这些旧物,载着褪了色的记忆在墙角默默落灰;就像舍不得删通讯录里的任何一个电话号码尽管知道有些号码已经成了空号而有些人这辈子再也不会联系。
理应未到念旧的年龄却喜欢反刍着记忆。

小时候最讨厌作文,虽然现在也是,如何用记忆凑成一纸几百字是个难题。
但是又不能没有,心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当太多心情积在心里难受时,白纸变就成泄洪渠,让回忆变成文字飞流而下,只在心里打下一片彩虹。

彩虹是阳光被分成七色,阳光没有重量。

评论

© Mr_焦虑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