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还在转。

致 盒子世界

大约两周前,在微博上,看到了盒子世界将要停止运营的消息。

2015年12月15日,圣诞节前十天。

重新站在中央车站的一刹那,思绪拉回了五年前,第一次踏上中央车站,以游客的身份,灰头土脸。车站装饰得十分喜庆,是国庆节刚刚过去尚未褪去的余温。站台熙熙攘攘挤满了盒子,你一言我一语。音箱里传出的虽只有主题曲欢乐的乐声,耳中却仿佛充斥着小盒子们欢乐的笑语。

也不记得是多久才知道每次无需注册便可登陆,知道盒币并没有凭空消失;也不记得是多久才找到地图,终于不用在中央车站无奈地打转;也不记得是多久才挣足了第一笔盒币,买下第一顶心仪的盒帽、第一件漂亮的家具、第一辆帅气的跑车;也不记得是多久才跨越茫茫大海,握着沾满汗水的鼠标登上龙嘴……

还记得第一次交到朋友,唛唛列表上多了一排或亮或灭的头像;还记得第一次邀请同伴到小屋开party,围着牛奶盒做成的小平房叽叽喳喳;还记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不顾堂主挽留,毅然决然离开宛如喧闹大家庭的弹弹堂,开拓了沙风堂小小的驻地,手中握着的已经不是鼠标,而是梦寐以求的七星龙渊剑,乘着浮云,看着堂员人数一点一点填满,遇见了一直到现在的朋友。

第一次在挖宝提示上看到炫彩石,第一次在跳蚤市场摆开摊位,“渣绘”第一次登上画室展栏,第一次被辅导员回话,第一次大战巨蚊兽、大章鱼、风沙怪,第一次拿到小车驾照,第一次打开一格蜂巢,第一次领到丑萌的“冰胡子”,第一次没来得及传出TT雷,第一次将皮肤改成最爱的冰蓝色,第一次轻功“登顶”,第一次……太多的第一次,多得像梦乡的繁星,像啾啾肚子里的故事,像七大大包里的废品,是扳着指头数不完的,看似一个个渺小又微不足道,藏在心里,却弥足珍贵。

忘记了第一条推推的内容,忘记了第一次发表的故事,忘记了第一个跟我搭话的名字,忘记了不死光年开放的约定……沿着地图上的路一点一点走,仿佛将童年的岁月一点一点踏过,捡拾一路上记忆的碎片,重新拼凑成彩色的梦,闪着有些微弱但依然美好的光芒。

我曾经问过妈妈,如果有一天我不玩盒子了,我还会记起它吗?妈妈说会的,毕竟陪伴了你这么久,也是心里一份独特的记忆吧。我一度坚信不会从这个游戏毕业,更没想过它关闭的那一天。仿佛这些都像未来一样,看不见摸不着,太遥远,以至于当时天真地认为这些都是“不可能”。

——但是,“不可能是不可能的事”,我终于还是忘记了堂战百战百胜的秘诀,忘记了打巨蚊兽的地点,忘记了怎么解开小家的门锁,忘记了怎么放飞农场的蝴蝶,忘记了自己是否买过这顶盒帽,忘记了自己的盒龄,忘记了倒背如流的盒号和密码,忘记了静静躺在网址收藏夹里的盒子世界……只有是不是出现在输入法第一二位的词提醒我回忆起这个游戏的点滴。

然后忽然有一天,看到了盒子世界将要停止运营的消息。

……

从电视广告知道这个网站,小心翼翼点进去,输入名字,注册……五年前的一幕幕像走马灯在眼前闪过。今天重新登录盒子,去到一个又一个熟悉到不行的场景,对遇见的每一个人物——烦不怕、抱抱兔、啾啾、包一笼、路易88、七大大……轻轻道别。

初三的压力让我再没有大把时间浸泡在回忆中,这大概是最后一次登录,最后一声道别了吧。

在某个睡不着的夜晚,看到闪着微弱光芒的星,会不会想起梦乡的繁星满天?

盒子世界,我们的世界。

                                                                                                  by:李小雪

                                                                                                  2015.11.15

评论(3)
热度(18)

© Mr_焦虑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