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还在转。

整整五年了。

我想我们大概从未离开,我们只是一起启程去往了遥远不死光年。

锁韵:

《不死光年》

一年前——
“那么,行李都带好了?”
“是的先生”
“很好...”他留恋地看着少年,九年光阴转瞬即逝,如今面前的孩子已是十六七的少年,但在他看来,永远都是孩子。
“最后一天了孩子,你还想去什么地方么,我可以送你一程”
“一天...怎么够...”少年眼眶一湿“不是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么。”
他目露伤感。“我们...”
“会回来的,对么先生?”任由两行清泪划过,少年颤抖着声音接话。
他眼神一暗,没说什么,只是拿着从未离手的信号旗向远方一指。
那是不死光年的方向。从未有人到过那里,没有人知道那里有什么。
他抬头看向那里。
“我们会去那里,去给大家开辟新的家园,所以...我们会离开一段时间。”
少年紧咬着唇,知道无法挽留他们。“谢谢...先生...”

少年踏上列车,去了巴拉布城西的图书馆。
“今日话题”已经五年没有更换了。
少年对着偌大的图书馆发呆,这里曾是人最多的地方,摩肩接踵,那么拥挤,以至于觉得空间是那么小。如今已清冷得没有一个人。
这里,曾充满欢声笑语,寄托着无数孩子对生活,对未来的希望。也是这里,少年和朋友们从绘画小虾一点点进步为绘画达人、绘画大师....
少年不知道还能去哪,大人们都忙着处理前往不死光年所遇到的问题,而他们则被迫搬离这个已不宜生活的大陆,去遥远的花生星球。

当晚,全员撤离的最后一批——
戴上太空头盔进入名为“梦乡”的太空时,少年发现脚下那片大陆是那么美,比地图上画的还要美。
那瞬,少年眼前浮过无数陪伴他九年的人:永远拿着旗帜的烦不怕先生、温柔的克拉妈妈、慈祥的食神奶奶(少年发誓,食神奶奶的笑容,是他所见过最温暖、最慈祥的)、永远严肃的市长......
少年看着视线中越来越小的大陆,一片片灯光那么温馨,和曾经站在灯下的感觉一样。
而最终,又见那灯光开始从边缘处向中间熄灭,黑暗一点点蚕食着曾经的家。

————————

“谁说一颗花生不是一个星球呢?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花生星球上,故事的主人公就住在巴拉布城...”
“啪”
“胡说....”我关掉收音机,翻身将头埋进美梦制造机中。
“巴拉布以前可不是在花生星球上的,周围也不只有沙漠,还有火焰山、绿洲、湿地、雪山、大海、海沟.....”
唇角微扬。
“不死光年,是开放的。”整个盒子世界都在不死光年中,这就是为什么进不去的原因。盒子世界,在我们心中。它是不死的。

评论
热度(22)
  1. Mr_焦虑症锁韵 转载了此图片
    整整五年了。 我想我们大概从未离开,我们只是一起启程去往了遥远不死光年。

© Mr_焦虑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