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还在转。

深夜的时候大脑就会逼着自己思考一些没什么意义但就是停不下来的问题

上学期在班里搞事情,组织了一场议题为“大陆是否应该将同 性婚姻合法化”的辩论。
后来也断断续续思考过,但这里并不是想对议题的漏洞进行反省,而只是单纯地想把思维延伸下去。
抛不开社会和制 度,毕竟这就是一个在社会和制 度上过不去的坎。
分正反方时,我决绝地加入了反方,虽然在人数不平衡时又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正方的怀抱,还因此被某人笑称“你本来的想法就是加入正方吧”。
并没有,因为婚姻——不论双方性别异同——本身就是一个麻烦的事情。证件也罢,仪式也罢,誓言也罢,结婚并不是单纯地组成一个家庭,结婚证也不是的“婚后双方财产分配的凭证”这么简单。
看过一个段子,说女性没结婚时,你的过错只有“没结婚”这一条;结了婚以后,你的过错就不止一条了。评论里许多人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孩子、二胎之类的问题。
你的后代,在一些人眼中,是维系家庭关系的重要纽带。在查询辩论会相关资料时,也着重查阅了关于“没有后代”这一致命话题。
反对者,以后代为盾,把同性婚姻上升到反社会反人类的高度;支持者,以后代为枪,把领养孩子说得云淡风轻。
固然,女性不是生育工具,婚姻也不是为传宗接代而设置的枷锁。但领养二字的重量绝不像一张白纸一样轻盈。
我也曾设身处地地想象,假如我和我同 性别的恋人领养了一个孩子,我们也在那个孩子认知这个世界的时候教给Ta我所谓“正确”的性别观念。在道德建设和科学知识方面我们也给予Ta和其他家庭的孩子相当甚至更多的投入以保证Ta能顺利融入学校和社会,Ta也拥有一个快乐而充实的童年。应该说Ta除了身世和家庭组成,和其他孩子没有任何差别。
尽管这样,我却依然不能打保票地说Ta真的就能和其他孩子一样。
我一直认为,人只有到达一定年龄才会产生对“独特”的追求和渴望,而对于一个刚刚形成独立思维却又缺乏理性判断的孩子来说,“合群”远远比“独特”重要得多。
我可以保证我的孩子在填写一张需要“父母”信息的表格时可以平静地把“父亲”的印刷字划掉改成“母亲”,却不能保证Ta的同学或老师在看到这一改动时也能平静地接受并将Ta像普通孩子一样对待。
毕竟连单亲家庭的孩子到如今都依然可能受到孤立和欺凌。
我曾经也将母亲的话奉为真理,可当现实一百次地告诉我说我的思想是错误的时候,我必然会产生动摇。
何况我根本等不到第一百个人出现。
好一些想,那些风言风语只会影响到Ta的心情。
如果糟一些呢?我不敢想。
当我决定把自己的意见灌输进别人的脑袋时,我可以像个疯子一样无所畏惧。但当现实真正站在我面前时,我连胆小鬼的称号都配不上。
所以我很佩服我知道的真正的同 性 恋 者们的勇气,心中默默为他(她)们祝福时,也在无耻地庆幸自己不需要面对自己假设出来的境地。
彩虹旗飘起来,大概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或许会很长,但我希望我可以看到那一天。那一天我可以义无反顾地,将这场辩论会的命题埋进历史的尘埃。

注:1.所有空格均为防止屏蔽的手段(虽然也没有什么用如果该屏蔽照样会被屏蔽……)
2.深夜手机码字,神志不清,如有人称失当或语言冒犯,请心•平•气•和地指出谢谢合作(说得好像有人会看似的)
3.既然没有写在周记本上那么也就不打tag了我一怂到底。()

评论

© Mr_焦虑症 | Powered by LOFTER